关灯
护眼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了,李炎才睁开眼帘,眸中神采奕奕,法力恢复到了全胜水准。只有脸上的血色,还有些稍显不足,需要补充蕴含精血的灵药,才能恢复过来。

    只见他立身而起,目光微冷的盯着裂元葫的方向,道:“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逼你出来?”

    瞧见那个方位没有反应,李炎瞳孔微怒,凛然道:“看来你是不死心了,以为我没有发现你吗?”

    海鸥妖兽刚袭来的时候,李炎以为这只结丹妖兽是来找他的,内心惶惶,但是当他开启逃亡之路,进入天人合一的刹那,就发现裂元葫上,居然躲藏着一个偷渡者。

    这个外来者藏的很深,隐匿的本事闻所未闻,如果不是他处在天人合一的状态,和周围环境有着强烈的共鸣,还未必能发现裂元葫上那点微不足道的不协调感。

    就连此刻,对方的潜藏手段,让李炎也是找不出半点瑕疵和漏洞,只能用天人合一知晓,对方尚未离开。

    这就让李炎有点不悦了,你利用我躲避结丹妖兽追杀就算了,但是你躲避完之后,居然还不走,而且,被我发现了,还自己不出来,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你这是赖上我了,还是怎么了?

    “行,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炎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凌空对着裂元葫一指,那被他挂在树梢上的葫芦,当即就呼啸一声,急速旋转着,朝着山壁悍然撞去。

    眼瞅着裂元葫就要撞上山壁了,只见裂元葫下半身的某块地方,骤然隆起,一阵金光闪烁之后,那隆起的部位迅速从裂元葫表面脱离,朝着一旁的灌木激射而去,稳稳当当的落在一片翠绿的灌木上。

    李炎放眼瞧去,却是一只脸盆大小的癞蛤蟆,趴在灌木上,一双金色的牛眼不服气的瞪着李炎。

    同一时间,裂元葫在堪堪抵达山壁的同时,猛地停滞,倒退着飞了回来,徐徐缩小,落入李炎手心。

    这头癞蛤蟆妖兽,从身上透露的气息来看,赫然是筑基初期,有着一张占据了整个脑袋三分之二还大的硕大嘴巴,眼眸为金色,四肢短小,背上生长着无数的金色斑点。

    最为奇特的是,那些金色斑点,居然全都是元宝形状,或大或小,给癞蛤蟆原本丑陋的面孔,增加了些许喜庆。

    “一只癞蛤蟆?”

    李炎低声自语,神色间有些厌恶。

    偏偏这句话,被那个蛤蟆妖兽给听到了,他像是被激怒了,眼神暴怒,气愤道:“你才是癞蛤蟆,你们全家都是癞蛤蟆。少爷我乃是仙兽聚宝金蟾的血脉后裔,你这个土包子,听说过没有,我可不是那些低贱的妖兽,我乃是仙兽血统。识相的,赶快爬过来,给爷爷我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了你这个人类。”

    看他那怒火冲天模样,还是个暴脾气,似乎被人称作癞蛤蟆,是他的逆鳞所在。

    “我......额,你居然会说话?”

    李炎本想骂回去的,张开嘴就意识到这头癞蛤蟆,居然在开口说话,而且用的是人类的语言,而不是在用意识和他交流,愕然的一愣神,就满脸震惊的发问。

    “这有什么奇怪的?”

    蛤蟆妖兽两个金色的眼珠子倨傲的俯视着李炎,换了个姿势,躺在灌木上,两个短腿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道:“小爷我名叫金蟾,乃是仙界仙兽聚宝金蟾的后裔,可不是蛮荒中那些垃圾妖兽,而是仙兽血脉,我的神通无法无天,大到你不敢想象。你这个低贱的人类,能够遇见我,是你三生有幸,你要是爬过来,乖乖磕头认错,并且认我当你的主人,我就饶恕你对我的冒犯。”

    “你居然想要当我的主人,我没有听错吧?”

    李炎再次愕然,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有个性的妖兽,对方会说话这一点虽然有点奇特,但是从其身上传来的气息来看,也并不如何强大,不过是筑基初期而已,李炎还是有自信可以对付的。

    但是这名叫金蟾的蛤蟆妖兽的态度,就有些过于奇葩了,颇有些人类世界,那些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纨绔行径,满脸不可一世,一副天是老大我是老二的狂傲模样,面容生动,仿佛一个磨子刻出来的。

    “对,你没有听错,能够认我当你的主人,是你一个小小人类的荣幸,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过来给我跪下,让我饶恕你刚才的不敬。”

    这蛤蟆妖兽,似乎脾气很差,瞧见李炎没有动作,就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