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家主,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这罗盘又不是法器,那肯定是苏晓明这小子传递消息用的,我看,还是直接把他宰了,省得麻烦。”

    杜牧疆诸人能够修炼到天境,都是聪慧之人,哪里还看不明白,苏晓明必然是内奸无疑,后后者不过是死不承认罢了。

    他直接嚷嚷着就要动手。

    “对,家主,对于这种人,还和他客气什么,必须重重的责罚他,以儆效尤。”

    宋京明想起刚才因为苏晓明的关系,家主居然怀疑他们三个,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卷着袖子就要亲自上去。

    要不是有人拉着他,看他那架势,估计两口就能把苏晓明给吞了。

    李信人作为李家族长,最是见多识广,他拿起那黑色罗盘,瞧了片刻,狐疑道:“这莫不是皇室传说中的那件异宝。老牛,你给看看,作为鉴宝专家,你最有发言权,应该能认识这东西。”

    那被称作老牛的供奉,乃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李信人手里接过黑色罗盘,细看片刻,缓缓道:“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如果我记得不错,这应该就是皇室中的那件元磁子母盘,看这模样,这件应该是子盘无疑了。那么,必然还有人拿着母盘,在确定子盘的方位......”

    他说到此处,众人几乎全都肯定了,苏晓明就是奸细。

    杜牧疆双目喷火,气呼呼道:“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晓明阴沉着脸,默然以对。

    苏山月失望道:“晓明,李家待我们兄弟不薄,你怎么能如此做?你知不知道这让我有多寒心?”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成王败寇,你们杀了我吧,休想从我嘴里套出一句话。”

    苏晓明嘴硬道,闭起眼帘,一心求死。

    “既然如此,罗刹前辈,他毕竟是我兄弟,还是让我来送他上路吧。”

    苏山月满脸悲恸,踏步到苏晓明面前,浑身都缠绕着浓得化不开的阴郁。

    他还没动手,罗刹五指猛地握拢,那些环绕着苏晓明的黑色刀光,骤然间从后者的身体各处穿梭而过。

    蓬勃的血柱,立即从苏晓明身体各处喷涌而出。

    “前辈,你?”

    苏山月不明所以,呆呆的瞧着罗刹。

    “哦,不好意思,手滑了。”

    罗刹耸耸肩,示意自己是无辜的。

    其他人闻言,纷纷隐晦的瞥了下嘴,白眼暗翻,你要是无辜的,才是见鬼了。

    作为五星杀手,怎么可能手滑,撒谎都不打草稿。

    要不是打不过你,看我不和你好好理论理论,什么叫做做人要诚实。

    李德见苏山月还沉侵在悲痛中,就岔开话题,说道:“好了,正事要紧,蓝月湖这边恐怕已经被皇室知晓了,正在赶过来,我们必须换个地方了,而且老梁,你也该把面具摘下来了。”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李信人”说的,“李信人”听他说完,就声音一变,一边把手放在下巴那里,一边说道:“诸位,其实族长根本不在此地,他在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等待渡劫,现在我们就可以过去了。”

    说罢,他面上的面具也摘了下来,赫然是一位比李德还要年轻几岁的中年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天境后期。

    “是你,老梁?”

    “哎呀,老梁,你个老不死的,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你这不会是诈尸了吧?我就说嘛,你当年死的蹊跷,原来是藏起来了,害我还偷偷为你哭了好几次。”

    “我问你,上次是不是你,半夜偷偷跑到我房间里,偷了我一坛桃花酿?老子藏酒的地方,就只有你小子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