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猪头三人大为不信,也感知了一下,却是狐疑的摇着头,什么也没有发现。

    特别是马头,此人似乎精通感知秘术,蹲下身子,盘坐在一块青石上,半晌后睁开眼,道:“烈阳,我的功法名为地涌诀,可以通过地面的震动,感知到半里之内的情况,可是我并没有发现人类的脚步声,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有没有搞错,你马上就知晓,现在听我的,都给我躲起来,要是坏了老子的事,我饶不了你们。”

    李炎自然不会告诉此人,他能够知道有人到来,完全是因为风中传递过来一股驱虫剂的味道,这种东西,妖兽身上怎么会有,只有人类进入黑水沼泽,惧怕蚊虫叮咬,才会涂抹。

    而且,那两人的气味,也是从两三里之外随风飘来的,马头要是能够感知到才见鬼了。

    也只有李炎,才能靠着比常人灵敏三倍多的嗅觉,感觉到。

    在李炎言语威胁之下,猪头三人不得不寻找藏身之处躲起来,且收敛气息,全神贯注盯着李炎刚才所指的那块地方。

    虽然心中不忿,他们还是很顺从的执行了李炎的命令,毕竟李炎的实力在四人中属于最强,还是罗刹指定的头目,要是不听从李炎的,先不说别的,李炎现在就能让他们吃到苦头。

    更何况,李炎昨晚还斩杀了黑鸦,出手凌厉,雷厉风行,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也不愿意得罪这个杀神。

    约莫过了半盏茶时间,前方的树荫下传来轻微的响动之声,伴随着两人的谈话传来。

    猪头三人听了,心中凛然,面色紧绷,这才知晓,李炎并没有骗他们。

    骇然之余,他们谨慎万分的盯着那个方向,拿出发器,随时准备出手。

    而与此同时,李炎身形笼罩在一片银光中,一手抓着蓝色飞刀法器,另一只手抓着一件土黄色沙漏状法器,手掌间金色的真气涌动,将澎湃的天境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两件法器中。

    就见得两个身穿明黄色蟒袍的皇室供奉,掀开遮挡着视线的树枝,走出那片树林。

    此二人一个是天境中期,一个天境初期,走走停停,观察着地面,寻找着李炎他们路过之时,留下的踪迹。

    “动手!”

    李炎看到这里,不再犹豫,眸中厉色一闪,低喝一声,将飞刀法器和沙漏状法器全都抛飞出去。

    其他三人听到李炎的命令,也跟着挥手将准备已久的法器对着那二人激射而出。

    两个皇室供奉,乃是追踪方面的高手,原本以为李炎等人早就离开这块土地,位于数十里开外,并不慌张,哪里会想到,后者会杀个回马枪,万分惊骇的拿出法器,准备迎敌。

    飞在最前头的沙漏状法器,忽然闪烁起一阵土黄色光芒,便见得皇室供奉的脚下,柔软的地面忽然下陷,从地底冒出一片片黄沙。

    这些黄沙范围有十来丈,浪涛般起伏不定,从中传出一股庞大之极的吸力,将二人的脚踝吸住,朝着地底拉去,几乎是瞬息之间,就淹没了他们的小腿。

    眼瞧着飞刀法器携着锐利无匹的光芒激射而至,后面还跟着三件同样不可小觑的法器,这二人的眼中升起绝望之色,在腿脚不便的情况下,只得举起法器迎战。

    下一刻,那名天境中期的皇室供奉,被李炎斩断仓促之间举起的下品飞剑法器,随后飞刀法器一个前冲,就贯穿此人额头。

    另一边,那名天境初期的供奉,在三个天境中期高手的合力围攻之下,只坚持了三个眨眼,就同时被三件法器穿透身体,顷刻毙命。

    李炎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伸手一招,沙漏法器和飞刀法器,同时飞回他的手中。

    猪头三人,也从藏身之地走出,站在李炎身后,准备分配战利品。

    片刻后,他们将两个皇室供奉的身体扒的一干二净,分配了所有灵物,以及金票,还有各种有用之物,只留下两件法器,等着李炎分配。

    李炎瞧了三人一眼,就把那件被斩断的法器,装入自己的储物戒指,然后将另一件镜子状的下品法器,交给鼠头,道:“刚才你出力最多,这件法器给你。”

    “多谢烈阳兄。”

    鼠头欣喜的接过镜子法器,喜不自禁的摸索着,对着李炎感激道。

    他可没有想到,李炎会如此好心,把这件唯一完好的法器,分配给他。

    毕竟,如果没有李炎牵制,让那两个皇室供奉无法动弹,他们也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斩杀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