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光流逝,转眼就到了十一月底,北方的天空愈是寒冷。

    距离李信人渡劫之日逐渐逼近。

    李家和皇室,经过两个多月的明争暗战,惨烈交锋,互有损伤,在临近渡劫之日,双方很有默契的开始收敛力量。

    大宋国皇城,扬州城。

    西城郊外的一片荒废的殿宇群。

    一个披挂着黑色盔甲的高大身影,身后跟着一个罩在黑色斗篷下的神秘人,来到此地。

    此刻正是深夜,寒风猛吹,在这死寂破败的楼宇群附近响彻起令人心慌的呜呜声。

    二人行至那座最宏伟的大殿前,驻足停下。

    “陛下,木前辈就在殿内清修,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高大盔甲身影恭敬道,身躯笔直,像标枪一样挺立在一旁。

    “规矩我都知晓,你就在外面等候吧。”

    神秘人褪下斗篷,露出略带威严的脸庞,虎目扫视着前方的大殿,眸光微闪了几次,大踏步跨入挂着蛛网的破旧门扉。

    此人,赫然就是大宋皇帝杨乾,九五之尊,就是不知为何,会深夜以此种方式,拜访此地。

    杨乾走进大殿,入目的便是积满灰尘的神像下,那个闭着眼帘的身影。

    那身影一身破旧道袍,灰色长发肆意披散,看不清面貌,在不远处那根蜡烛的微弱光芒照射下,显的颇为瞩目。

    “杨乾见过木前辈。”

    杨乾走上前,微微躬身道,显得对披发男子极为敬重。

    “原来是杨乾啊,我们有十年未见了吧,说吧,你是什么缘由打扰老道清修的,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算你是皇帝,我也要小小惩戒一番。”

    那位木前辈声音嘶哑的开口,好似长时间没有说话似的。

    下一瞬间,他眼帘睁开,眼瞳中光芒暴闪,整个大殿都仿佛亮了几分,显得修为高绝。

    杨乾对眼前这人,不敢有丝毫怠慢,毕竟对方实力摆在那里,就算以他皇帝的身份,在这位身份超然筑基期高人面前,也是隐隐有些不够格。

    “木前辈,最近一段时间,我皇室和西北李家冲突严重,而且那李家族长李信人,再过几天就要度三九雷劫,度过之后,就是和你一样的筑基期。我们皇室希望,前辈可以出手一次。完成当年你和家祖的约定。”

    说罢,杨乾拿出一块金色令牌,送到道人面前。

    道人大有深意的瞥了杨乾一眼,瞧也不瞧那令牌,闭上眼帘,半点不给皇帝颜面。

    杨乾见状,心中恼怒异常,不过,他也是心思阴沉之辈,面上悻悻的收回手掌,笑道:“既然前辈不愿意接令牌,那就暂时留在晚辈这里保管吧。这些年,皇室对你的供奉,从来都不曾减弱,不知道前辈可否满意。”

    “还行。”道人轻轻的开口,不置可否。

    “那就好。”

    杨乾面皮微微松动,眼睛一转,便试探着问道:“前辈,不知我刚才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说着,就凝神盯着老道的脸庞看起来。

    “那李家,乃是传承上千年的大家族,根基深厚悠长,让我杀死他们的族长,这让老道我颇有些为难啊!而且,当年我和你杨家老祖的约定,乃是守护皇室,并不是为你们杀人吧?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你让我出手,似乎颇为的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