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当天晚上,一架直升机将徐苍等人从奇台机场送回了疏勒机场。奇台机场那强悍的气流晃得直升机几乎失控,第一次升起来没多久又降落回去了。后面等了两个多小时,等风小一些了,直升机才再次起飞。

  由于各种耽搁,徐苍回到疏勒机场时,已经星星满天,接近午夜了。

  毕临跟徐苍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此后马不停蹄直接乘坐一架专机去往了汉京。别看毕临年纪一大把,这么折腾都遭得住。

  不过,徐苍倒是不担心,毕临不是一个人去汉京的,而是有奇台机场驻站站长王离陪同的。

  徐苍的打算是第二天下午先去乌市,再由乌市回去洱海,当晚又是得在疏勒机场宾馆过夜了。

  这次的心态可就比昨天晚上要舒服很多了,甚至于宾馆的人还给徐苍等人指了个野外烧烤的地方,就在湖旁边。

  徐苍,周延平,马诚,邸清泉四人一起出去了。即使已过午夜十二点,但是四人的兴致还是很高的,尤其是周延平,一路上叫叫囔囔的,哪里像是天东航空的高管?

  宾馆前台所说的野外烧烤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用石头砌起来的篝火堆,应该是之前人弄的,徐苍过来的时候还能发现石头堆里有一些残留的灰烬和木炭。

  烧烤的地方就挨着湖,周边倒是没什么易燃的灌木丛和树木,而且,临着湖边,即便发生了什么情况也容易扑救。

  跟宾馆那边买了些肉,还借用了一些烧烤用的器具,四人便是围坐在火堆旁忙活起来。

  疏勒晚上还是有些冷的。不过,火一起来,周围暖暖活活的,但是不觉有什么寒意,再是酌上几杯小酒,更是丝毫没有午夜的感觉,气氛极是热烈。

  肉是要烤上一会儿的,徐苍不太会弄,倒是周延平手到擒来,又是忙着穿肉,又是忙着刷料儿,还得盯着肉的烧烤进度,可是四人中最忙的。

  周延平一人揽去了大半的活,剩下来的邸清泉就只能负责分发餐具,还有整理一下周围环境的杂活,甚至于连不苟言笑的马诚都在附近找柴火,只有徐苍裹着个大衣,身子蜷成一团,眼巴巴地望着滋滋冒油的烤肉。

  徐苍白天时在奇台机场虽说体力上消耗不大,可心力消耗极大,总觉得一股子倦意,不太想动弹。跟徐苍一起试飞的陈国力教员一到宾馆就去睡觉了,着实是顶不住了。

  看着打着哈欠,精气神不太高的徐苍,摆弄烤肉的周延平嘿嘿笑道:“这就没精神了?你这小伙子身子虚得厉害啊,以后找媳妇儿怎么办?”

  徐苍翻了个大白眼,哼道:“天东航空的人都这么长舌妇吗?”

  “嘿嘿,我这可是为你未来着想。你才多大,三十岁还不到,不应该是龙精虎猛的时候吗,这样可是不行滴。”说着,周延平从肉堆中抽出一根红柳木穿着的腰子:“来,赶紧补一补,咱们的大英雄,可不能没有女人喜欢。”

  徐苍当场无语,以前怎么没发觉周延平这人嘴皮子转着圈地搞黄色。不过,相较于周延平的调侃,徐苍望着中间部分还有些血丝的腰子,嘴角抽了抽:“这还有血呢,再烤烤,烤烤!”

  “烤什么烤啊,再烤就过头了,赶紧的,保证大补。”

  周延平不知道为什么,兴头高得离谱,一大串腰子硬往徐苍手里塞。眼见徐苍还有犹豫,周延平一下子眉飞色舞起来:“我跟你说,这腰子可是新鲜得很,等你回去了,想吃都吃不到了。哎哟,你说你在飞机上那么猛,怎么下来了就不行了?”

  徐苍当即啧了下嘴:“什么叫不行了?”

  不就是个腰子嘛,虽然味道冲了些,但是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儿吧。

  像腰子这玩意儿,有些人喜欢得不行,觉得那些吃不来的都是装腔作势。可徐苍当真是受不住这重口味的东西,尤其是重生前吃过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处理好,吃在嘴里一股子骚味,差点儿没把徐苍熏死。

  不过,他们住的这机场宾馆可不是对外面开放的,属于内部人员的住所,想来在食材上还是比较用心的。

  瞧着周延平那有些可恶的笑容,徐苍索性一口咬下去,一半的腰子就没了。起初,徐苍还是能尝到些些异味,但是很快这味道儿就觉得没什么不可接受了,后面慢慢觉得还挺好吃。

  “咦,真还可以。”徐苍的眉头逐渐舒展,嚼得越来越快,品得越来越细。

  周延平看徐苍这模样,嘻嘻一笑:“我跟你说,只要食材好,够新鲜,啧啧啧,怎么可能不好吃?怎么说,可以吧?”

  “可以,可以,好吃!”徐苍又是将剩余的腰子全给吞了,吃得那是一个喜笑颜开。

  新鲜的东西果然就是不一样。

  周延平拍拍手,朝着周遭一嗓子:“各位兄弟,咱们徐哥就好一口腰子,一会儿咱们就不跟他争了,全给他得了。”

  所以说,不管什么事,不是一顿烧烤可以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顿。气氛烘托到这里,周延平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邸清泉是全程听到周延平在调侃徐苍的,自然是跟着起哄,就连旁边在捡柴火的马诚都应了一声。

  徐苍倒是对周延平喊自己徐哥没什么感觉,大家都高兴,没必要在称呼上纠结。只是这什么叫自己就好一口腰子,说得像是自己肾虚似的,自己可才二十多岁呢!

  “哎呀,刚才我在宾馆后厨瞧见一条羊鞭,我还想着你个维扬人应该吃不来就没要了,啧啧啧,可惜了,可惜了,要不我现在回去?不过,再把人家喊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了。”周延平恨恨道,分外可惜。

  此前四人跟宾馆那边要烧烤用品时,人家管厨房的人都已经上床睡觉了。不过,那位脾气好,还特意着衣起床给一行人行了方便。可现在再回去打扰人家,着实是不太好了。

  “算了,算了,差不多就行了,真把我当种猪喂呢?”徐苍道。

  “嘿嘿,不是看你虚嘛。”周延平坐在徐苍旁边的石头上:“徐苍啊,这次你真是立了大功了,以后还要承蒙你关照了。”

  徐苍嘴里还叼着半块腰子,含混不清道:“周哥,你这才喝了多少就开始说胡话了?”

  “他可不是说胡话,他脑子清醒着呢。”刚在捡柴火的马诚将东西往旁边一扔,似笑非笑地坐下,饮下一杯酒暖暖身子:“你可别看周延平大大咧咧,心眼可多着呢。放在以前,他说承蒙你关照,或许还真是句胡话,可现在不同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真话。”

  徐苍眉毛一挑:“几个意思啊?”

  “徐苍,你跟中航工业是不是要联合开设一间航材公司,经营部分波音航材,这就是你以后可以关照他的地方。”说到最后,马诚还瞥了一样周延平:“是不是啊,周总?”

  周延平脸皮那是比城墙拐角还厚,被马诚戳穿了小心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马总啊,你还说我心眼多,咱跟你比起来,那可是老实人啊。马总,咱们也摊开了讲,你们木华航空就没受过骆荣那狗东西的苦,嗯?”

  “骆荣?”徐苍咦了一声,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略略回忆下,徐苍当即就记起来了,这不是此前在局方的LEAP发动机研讨会上的那个“买办”嘛,好像这人就是做航材生意的。

  马诚一听这话,脸一下子就阴沉下去了:“心都是黑的,谁不讨厌他?”

  邸清泉听到周延平和马诚的话,也是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技术落后的代价。”

  “可还是不妨碍骆荣就是个狗东西。”周延平看起来对那个骆荣怨气颇深:“就前段时间,我们天东一架737上面的马桶盖换了,这能有多少钱?能有个一两百都是往多了说的。你们知道波音正品的价格多少吗,三千!TMD,我真是开了眼界了。就这儿,骆荣那混蛋还要往上加百分之三十的价,黑得不能再黑了。”

  “十几倍的加价算什么?”听到周延平大倒苦水,马诚也加入起来了:“就飞机上DU那液晶屏,我特意去问过羊城电子城的人,两百块钱一块。我拿给波音,波音自己都看不出来是不是正品。结果正品价格一万出头,五十倍的差价,跟抢钱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徐苍冒出来一句:“那既然波音自己都看不出来真的假的,那就换上去呗。”

  “不是这么简单的。每件航材都有独立的编号,用在哪儿都有记录的,乱用容易对不上,那是要出大问题的。”周延平咬紧牙:“徐苍啊,等你的航材公司弄好了,我们天东就跟你进货,量大从优行吧,至少别跟骆荣那家伙一样黑啊。”

  “听说你后续有可能能拿到遄达系列发动机的经销权,是要合并到航材公司吗?”马诚追问道。

  这可是真的利益相关啊,因为木华航空可是有不少空客330,对遄达700发动机的需求还是挺大的。

  徐苍倒是没有隐瞒:“如果跟罗罗的合作顺利的话,后续遄达系列发动机的亚太经销权就是我的了,肯定是要合并到航材公司的。”

  嘶!马诚心中翻起了不小的波澜,这事儿竟然是真的!

  “如果是航材上的合作,那自然是好说的。我肯定是要赚钱的,但我更看重合作关系的长久运行。”

  “对对对,这种合作就该细说长流,哪里像骆荣那家伙,恨不得赚了今天钱,明天就不赚了。”周延平一听到徐苍这话,心中大定:“来来来,吃肉吃肉。”

  从之前与徐苍的交往来看,徐苍在人品方面的确比骆荣那经常刷新下限的拟人生物好太多了。但是,终于得了确信总是好的。而且,周延平比较识趣,并没有追问徐苍具体的意向价格。

  趁着这个机会,马诚也说道:“徐苍,我们木华在波音航材需求上没有天东那么大,但是后续对遄达700发动机的需求会很大,以后合作机会肯定是多多的。”

  “能与天东和木华合作,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徐苍这时候也合乎时宜地恭维了一句。

  虽说航材是卖方市场,可面对天东和木华这两个优质客户,还是不要摆什么谱,说两句漂亮话又不会掉肉。

  “好好好,痛快,痛快!”周延平兴奋更甚,光是这航材方面的支出就能给天东节省一大笔钱,算是一个不小的功劳了。

  如今,合作达成,宾主尽欢,气氛更是热烈得上了一层楼。

  就在徐苍大快朵颐之际,突然徐苍感觉到身侧有一丝异样,微微偏头,一张脸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已然是近在咫尺。

  徐苍霍得一下站起来了,心跳几乎停止。待到他看清一切,才是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年轻小伙子。

  徐苍扶着额头,压下快到嗓子眼的心脏:“你哪位?”

  “我是设计院测绘队的,我叫季东。”也不知道是不是火光映照,季东的眼睛里跳动着光芒,看得徐苍好不自在。

  “季东?”徐苍搜索了下记忆,好像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并没有这个人:“我们见过?”

  “见过!”季东很是肯定道。

  “见过?”徐苍很是狐疑:“真的?”

  季东做了个拍照的手势:“我是在山头拍你们飞机的。”

  “啊?是你们啊。”这下徐苍就是恍然大悟了,原来他此前看到的下方山头上的人就是季东啊。如此确认身份,徐苍当即招呼季东坐下:“坐下来一起吃。你们爬那雪山应该是很费力吧?”

  “倒也不算费力,那雪山也不陡峭。”季东坐在徐苍身边,当即就是开口相问:“徐哥,我在试飞队里没见过你,你不是试飞院的吧。你是职业飞行员,航空公司的?”

  徐苍边吃边说:“春夏航空的,你估计没听过。”

  “春夏航空?”季东搜肠刮肚一番,还真是没有想起来春夏航空到底是什么航司,春夏旅业集团他倒是知道的。

  季东挠挠头:“是我孤陋寡闻了。”

  “刚成立的,不知道也正常。”徐苍还给季东递过去一根肉串:“之前那架直升机里没见着你啊,怎么过来的。”

  “后面还有一架,所以我晚了一点儿。”季东接过肉串,一刻不停:“徐哥,我听说你们民航飞行员也收徒,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