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仅仅是那一根,我的肩膀、背部,伸出了好几根同样的黑色触角,触角的尖端闪着荧荧的金光。

    苗翊一声惊叫,转身就跑。

    可是没跑几步,就被我身上的触角勾了回来,跪倒在了我的脚前。

    苗翊绝望的求我:“重欢,欢欢,我是你奶奶的关门弟子,算是你的半个亲人,你饶我一条小命,以后我再不踏入苗家寨半步,我发誓!”

    “你看,你在江城的时候,我也有帮过你啊,很多线索也是我透露给你的是不是?看在咱们往日的情分上……”

    “苗翊,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情分。”我打断他,冷声道,“我能不能饶了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夜,你惊扰了蛊王,它能不能饶你,我管不了。”

    “你管得了,你当然能管。”苗翊急切道,“蛊王已经接纳你了,它会听你的话的。”

    “可你值吗?”我反问,“你的狼子野心断送了你的前途与小命。”

    “身世,你的身世!”苗翊抱住我的腿哀求,“重欢你救我,只要你把我从这儿救出去,你的身世我全都告诉你。”

    “她的身世,我自会跟她说。”奶奶的声音忽然响起,很快她便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你的命,暂时我要了。”

    奶奶转过来对我说道:“欢欢,把他交给我,你去吧。”

    奶奶揪起苗翊,带他回苗家寨。

    而我看了一眼东边,那轮血月依然挂在半空中,前方一片黑漆漆的,没有半分雾气。

    我身上的那些触角已经消失了,周遭只剩下一股特别的药香味。

    我长舒一口气,抬脚朝着东边走去。

    我越走越近,圆月上的血色越退越多,直到血色蜕尽,皎洁的月光洒满整个山头。

    山头变成了皎皎的白,再慢慢转成亮闪闪的金,直到周遭整个山界都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

    即使是月夜,我也感觉到身上一片温暖。

    我盘腿就地坐下,闭上眼睛,脑海里一片澄明。

    一只长翅的圆滚滚的蚕儿扑棱着金色的翅膀,圆圆的大眼睛打量着我。

    然后她嘻嘻一笑:“原来是你啊,你身上好香啊。”

    我想说话,可是她存在于我的脑海中,我根本没办法发出声音。

    “你就是能带我走出这座大山的人吗?阿娘让我在这儿等你,我等了好多好多年啊,你怎么才来?”

    “还有,你怎么这么弱啊,灵根还是残缺的,你怎么带我出去啊?”

    她昂着小脑袋,摇了摇肥嘟嘟的小尾巴,转身就要走。

    我急的想要叫住她,可还是发不出声音。

    她飞了两下,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我等你七天哦,七天之内你找不到我,我就又要休眠了。”

    脑海中的金光退去,我猛然惊醒过来。

    满山的金光退去,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

    雾气渐渐围拢上来,我转身朝山下奔去。

    我刚跑到山脚下,就看到山脚下黑压压的一片人。

    苗重归和苗宏谦押着被五花大绑的墨九骓,奶奶站在一边,身后是苗家寨所有寨民。

    除了没有苗翊。

    我一出现,寨民们全都朝我拜了下来,就连奶奶都双手交叠,半福身子,向我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