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妖艳的红光照耀而来,落到了少女萧以沫的身上,使她瞬间从一个娇嫩的少女变得妖艳无比。

        而就在妖艳的光芒照在她身上的瞬间,她身体中的血脉之力也是显现出来,一半血液呈鲜红色,那是人族最为纯净的神帝世家血脉;一半呈现绿色,那是代表妖族最强大的王者之血,半人半妖,这是看到她血脉之时,所有人给她的评价和讽刺。

        她被迷雾中开得艳丽的妖莲选中,即将得到它的传承,作为一个一直在人间长大,而且还是在人族中神帝世家长大的她来说,这不是一件让她高兴的事。

        她一直都不相信传言,她还一直在怀着自己是神帝世家弟子的心态要在将来找出真像,为自己和母亲洗脱冤屈。

        可现如今,妖莲选中了自己,任她再有本事,将来也不可能在为母亲平反,因为她就是妖,是实实在在的半妖。

        “不,我不要做你的继承者,我身上有人族血脉。”她大吼,不停的在挣扎,不想做这个天下人都在争抢的继承人。

        “呵呵,什么,你既然不想要我蔽日妖莲的传承?”艳丽的妖莲将少女禁锢在半空,怒喝道。

        这是它这一生听过最不可思议的一句话,天下居然会有人不想成为他的继承者,这是一个多么打脸事态。

        她不要做妖族,她想要的只有她自己明白,那则古老的寓言她也曾经看到过,在萧家的古书中记载过,“九瓣神莲开,大6起波澜。浮屠一塔现,诸神战妖莲。”

        那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她不要将来成为天下人的公敌,最要的是不想成为他的敌人。

        莫凡,那个曾一头白的少年,虽然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见到她,但她心中总是有一种念想,他一定还活着。

        所以,她要坚定自己的内心,不能够在这一刻被诱惑,以便将来后悔或难过。

        她不想要这传承,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不想要,就在她拒接的刹那间,不少的妖族子弟还有人族少年男女已经迫不及待,他们手中持剑,眼中嫉妒横生,扬起手中剑将要把她劈斩于空中。

        冰面少女第一个冲飞了出去,她已经得了一朵莲花,是九莲圣教的镇教之宝,冰莲。

        她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也清楚这其中的缘由,更是知道了不少有关这莲花所代表内幕。

        所以,这一朵莲花她势在必得,不管前路如何,她都要将它抢到手。

        众人飞身而来,第一目标自然是虚空迷雾中的蔽日妖莲,但也有人看清了事实,巨剑朝少女就砍,不考虑任何的后果。

        “区区一个半妖之躯,也想夺得妖莲,去死吧,虽然它选了你,但你终究也只是半妖之躯。”妖族的一些弟子不仅出手斩杀少女,还出言伤人。

        在他们的眼里,像少女这种半人半妖的身份,不仅是丢了族中人的脸,更是丢尽天下人的脸。不妖不人,这种由两族结合所生下的孩子,不管是那一族,他们都不会容下有她的存在。

        半人半妖,大6不容。

        “半人半妖,大6不容。呵呵!在这世间恐怕除了哥哥和你,没有人会不嫌弃我了吧。还有你们,我的朋友们。”在艳丽的妖神之光中,她没有感到喜悦,而是有无尽的伤感,伸出手,在那漫天的兵器落下的时刻,闭上了无力的双眼,流出了一颗无奈的泪。

        “受死吧,你这妖物!大6上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冰面少女率先攻击,一朵冰莲在虚空中燃烧,火焰不停的在跳动,但却寒冷至极。

        “呵呵,如今这大6上都是什么样子了,你们的长辈没有教过你们,碰到我蔽日妖莲办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蔽日妖莲见一群人冲向它来,笑着说道,带着魅力的声音故意顿了顿,然后大吼:“死!”

        一个死字从蔽日妖莲上出,杀气震天,不带有任何情感,将朝它和少女斩来的诸多兵器和攻击全部轰散,击飞。

        “啊!”

        所有人都被震飞,有的甚至在空中爆体,将血液洒在了虚空。

        冰面少女反应快于他人,在吼声震来之时以冰莲护体,只是受到了冲击,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被吼声震飞,落向断崖。

        蔽日妖莲,万年前妖族大神蔽日妖神的手中之物,虽说它没有大神的神威压力,但它所出的一击,也不是眼前这些小喽啰能够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