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冷处理了两天,网络谣言非但没有下去,还越演越烈影响到了她的现实生活。

  林婉婉不能再无动于衷、坐视不理了,网络世界上想依靠“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是不存在的。

  林婉婉给谭清辉打了电话,让他帮忙在网络上取证,一一去告这些营销号,转发过500,谣言成立,他们得负责任。

  只是有一个问题很麻烦,这群人可不是明晃晃直接写了“功夫女孩”或者“林婉婉”大名的,而是各种隐喻,但只要稍动脑筋又马上能联想到林婉婉的。

  这样的情况下,官司其实也不好打,谭清辉对于这种娱乐圈的官司其实不熟悉,所以他又另外找到了一个业内专门给流量明星打官司的律所合作。

  只是这家律所收费贵得吓人,七位数起步。

  谭清辉找好后,就跟林婉婉说明了情况。

  林婉婉还能怎么样呢,这笔钱肯定是要花的,否则以后她在小区里还怎么走动,名声臭大街了。

  除了律师,最关键的是马上要找公关公司处理。

  毕竟走法律程序,这个速度是不敢恭维的。等官司打赢,她名声早就烂透了,再解释也于事无补。

  所以当务之急是马上找一家公关公司,反黑行动搞起来。

  虽然林婉婉此前没有联系过公关公司,可是只要有钱,不愁找不到人。

  最后经过谭清辉拉来合作的那家律所介绍,林婉婉顺利找到了公关公司,只是在联系对方议价时,林婉婉却发现自己被拒了。

  原来是这些名声在外的公关公司早在这波黑料发散开之前,就已经有人喂了他们钱。

  林婉婉知道自己的黑料背后肯定是有人在黑,但是力度这么大,本钱投入这么多,她真是始料不及。

  以她现在手里的现金根本不足以支撑,而古董这些短时间又很难出手变现,黄金玉石也是同理。

  现在盯着她的人必定很多,如果这个时候贸然拿出国宝级的古董画,或者一堆黄金,光是如何合理向有关部门解释,都够她喝一壶。

  当初陆守约倒是说过,如果林婉婉要卖,他可以帮她搞定。

  只是现在两人之间都已经断联半个月了,关系又这么尴尬,她怎么可能回头去找陆守约。

  “是谁在背后这么搞我?”林婉婉颓然坐在书桌前冥思苦想。

  “这套路很娱乐圈,把我名声搞臭谁能得利?陈瑾瑜?不,对她没好处,而且她也没这个黑人的钱。

  能花这么大手笔向我下手的,那肯定不是我周围的人,大家都没这个闲钱,也没这个利益冲突。”

  抽丝剥茧半天后,林婉婉发现有动机有能力搞这个动作的人,居然肯定是跟陆守约有关的。

  只有陆守约周围的人,才有这个财力。

  动机?

  她伤害了陆守约,对方为报复这算不算?

  可是林婉婉回忆了一下陆守约的母亲叶茵茵和陆父陆行健给她的印象,觉得这两位大佬都不像是会这么无聊的人。

  毕竟他们要找个儿媳妇,那多容易的事啊,犯得着因为一个普通女孩的拒绝就大动干戈吗?

  至于陆守约本人,林婉婉是不相信对方会做出这么卑鄙无耻的事情来的。

  何况,如果陆守约要下手,直接往自己的古董上做文章,通过合法的路径更能让自己吃一壶吧。毕竟自己手中拥有古董的事,他是除林婉婉本人外最清楚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