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离开了沉睡巨人旅馆,索亚的嘴角也扯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戴尔芬自己觉得隐藏的很好,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索亚对她的了解甚至超过了她自己。笔趣阁

        原本索亚对戴尔芬的感官还不错,觉得自己知道的资料可能有所误会,可之前的试探却让他反应了过来,戴尔芬在乎的只是龙裔而已,而并不在乎谁是龙裔,甚至,戴尔芬可能更倾向于易于控制的菲琳娜,而不是更有主见的索亚!

        “呵。”

        索亚摇了摇头,轻笑一声,戴尔芬想要利用他,他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戴尔芬,两人之间只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唯一的区别是一方心知肚明,而另一方则是自以为是罢了。

        索亚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溪木镇,虽说这次的任务他没打算带上菲琳娜,但告别还是很必要的。

        一个多周不见,菲琳娜的实力也精进许多,不仅等级提升到了1级,主修的单手技能也提升到了熟练级,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低级战士。

        和菲琳娜的告别倒是没有预料中的眼泪,在战友团经过了一个多周的训练,菲琳娜也变得坚强了不少,临别前还让索亚放心,说她一定会努力训练,争取能早日帮上索亚的忙。

        菲琳娜的导师阿蒂斯对菲琳娜的天赋也赞不绝口,希望能将菲琳娜吸纳为战友团的正式成员,对此索亚也没反对,仅仅是加入战友团的话,对菲琳娜没什么坏处,但如果是圆环(1)的话,估计索亚就直接跳起来反对了。

        告别了菲琳娜,索亚又去了一趟天空熔炉,找到了厄伦德灰鬓,之前从卢坎那里敲诈来了两张金券,一张将菲琳娜送进了战友团,而另一张则是给了厄伦德,同时给他的还有索亚的两百多片龙鳞。

        厄伦德已经铸造过了一次龙鳞甲,上次击杀米尔墨尼尔的龙鳞索亚全都送给了雪漫领主巴尔古夫,而巴尔古夫又委托厄伦德用龙鳞打造了一幅轻甲,送给了黑精灵侍卫伊瑞莱斯。

        想要打造龙鳞甲的索亚,在没办法联系到传奇铁匠布兰凯斯的情况下,厄伦德自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不过两百多片的龙鳞的确是有些少,哪怕是精炼之后,面积比米尔墨尼尔的龙鳞大上一圈,也不够一幅龙鳞甲的材料,索亚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委托厄伦德打造了一幅类似于背心的护胸内甲。

        龙鳞胸甲,特殊轻质护甲,未打磨,防御八0,耐久1010

        高达八十点的防御让索亚乐得不轻,哪怕是特殊类护甲(2),也足以让索亚兴奋了,要知道,他身上这一套优质打磨的皮甲,总防御值也不过是六十点而已。

        拿到了护甲之后,索亚又去了一趟母马横幅,找到了正在休整的迪沃,以五百金币的友情价雇佣银焰佣兵团护送他前往孤独城。

        迪沃想了想便答应了,当即召集人马准备出发。

        本来索亚还在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冰玄,但跟迪沃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就在三天前,上一次任务结束之后,冰玄便离开了雪漫,独自前往索瑟姆寻找阿烨去了。

        在索亚找到迪沃后不过半个时,银焰佣兵团的佣兵们便已经集结完毕了,路上问了问迪沃,原来昨天就已经准备出任务了,连后勤物资都采购完了,就等着雇主上门了,结果雇主没等到,却等到了索亚这个老朋友。

        索亚和一行佣兵说说笑笑的出了城,在马厩取回了托管的战马,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因为上次的一起行动的日子还近在眼前,而且佣兵们对索亚的感觉也不错,索亚也不会摆出一副贵族或者是雇主的架子,一路上倒也是笑闹声不断。

        一行人赶在夜幕降临前到了西部哨塔附近,距离上次龙袭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原本残破不堪的西部哨塔也修缮了个七七八八,虽然塔楼的上面几层还没建好,但最起码外围的城墙已经重新建起来了,只有零

        星的几段城墙上,焦黑的痕迹还在诉说着曾经巨龙的残暴。

        驻守在西部哨塔的指挥官依旧是诺迪亚,在经历了夺取龙石和抵抗龙袭两次重大事件之后,虽然诺迪亚驻守的位置没变,官职却往上提了一级,手下的士兵也翻了一番还多。

        原本驻扎在西部哨塔的只有一个满编的步兵中队和两个弓箭手队而已,算上几个随军的牧师才不过七十多人,而现在由于龙袭以及帝国和风暴斗篷之间愈发紧张的关系,巴尔古夫领主在还没彻底倒向其中一方之前,也不得不重视起这个雪漫城西部的防线,在这里足足驻守了两支满编的步兵中队和一个满编的弓箭手中队,以及一个牧师队,足有一百七十人之多,原本给往来行商停歇的地方如今也扎满了行军帐篷。

        索亚一行人刚刚接近城门,就看到一个满头金发的诺德汉子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一脸兴奋的迎向了索亚。

        “哈哈,真的是你,索亚!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诺迪亚。”

        看到诺迪亚那标志性的亮金色头发,又听到了一如既往豪爽的大笑,索亚也笑了起来,一时间心中也有些感慨,不过更多的却是感动,不过,诺迪亚的下一句话却直接把他心中的感动打消的一干二净了。

        “哈,你们这群家伙,我还以为是土匪呢!要不是我眼力好,都差点让人放箭了!”

        “靠,你丫的还是这么急性子,上次在‘下面’就差点让阿维尔给跑了,还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