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昏暗的监牢。

    谁也看不清谁的脸。

    林天就像是找到了知己一般。

    “我自己都数不清,可是啊,没有人知道。”

    方默的眼睛里面全是狠色,“我也数不清,但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专挑人多的地方。”

    林天更加的激动了。

    断了三根枝指头的手在空中划来划去,“我不止杀人,还骗人,抢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太丑陋了,我也好好地过过,可是老婆还是跟着那些所谓的有钱人走了,所以我就去找那些有钱的人把钱骗到我自己的口袋里面。”

    林天一时激动,几乎是脱口而出。

    黑暗里面,方默的眼眶不禁湿了,“那你比我厉害。”

    方默这么坦然,这一点让林天格外的佩服。

    这个监狱没有床铺,地上有一个不厚的床垫,林天只睡了一半,“我跟你说,我只是敬你是一条汉子,这个床今天我就让你睡。”

    方默坐在一边没有去睡,“谢谢,我不困,你先睡吧。”

    林天心里冷哼,装什么清高。

    “这里的生活啊,很无聊的,所以千万不要失眠,还有,白天还要出去干活,节省点体力想东想西吧。”

    林天难听的声音在方默的耳边回荡。

    “嗯,第一天还不习惯。”

    林天没有再理方默,背对着方默睡了。

    黑暗里面,方默惊人的听力早就摸清楚了林天的睡姿,呼声响了起来,方默慢慢地脱掉了上衣,紧紧地捏在了手里。

    半山别墅。

    有月嫂照顾着小少爷,秦笙的睡眠好了不少,严洛言从书房里出来进卧室的时候,秦笙已经睡着了。

    卧室里面的大灯还亮着,看来着丫头还是有等我,严洛言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轻手轻脚地走到了秦笙的身旁,严洛言伸手将秦笙露在外面的手放进了被窝,秦笙睡得很沉,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严洛言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睡得恬静的人,整个房间都是幸福的感觉。

    就这样看着,似乎可以看整整一个世纪。

    洗完澡出来,严洛言轻轻地躺在了秦笙的身边,伸手关了灯,习惯性的只留了一个小灯。

    伸手将睡得软绵绵的人捞进了怀里,严洛言注意到秦笙的眉紧紧地蹙在一起,自从当年的事情弄清楚了之后,秦笙几乎就没有做过噩梦,一向都睡得很踏实。

    严洛言伸出手轻抚着秦笙的眉头,想要把秦笙的眉抚平。

    突然秦笙就睁开了眼睛抓住了严洛言的手,满脸的惊恐,呼吸粗喘。

    严洛言翻过身把灯打开,一把将秦笙抱住,轻轻地顺着秦笙的头发,“不要怕,是我,我们的阿笙很安全。”

    秦笙闻着严洛言身上刚沐浴之后的香味,不一会儿就安静了下来。

    紧紧地抱着严洛言,听着严洛言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洛言,我梦见小默出事了,他浑身是血地让我救救他。”

    秦笙痛苦地抬起头望着严洛言,严洛言将温暖的手掌心覆上了秦笙有一点凉的脸上,低头安抚着秦笙。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安排了他读书深造吗?不要想太多,明天我就派人去看看。”

    “嗯,估计是今天白天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