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一晚,君离设宴款待了多儿一家,让人没想到的是,君离竟然在席上向殷风提出想立多儿为后的意愿,没等殷风反对,多儿首先不干了。

    她说自古皇帝三宫六嫔,女人有的是,而她未来的夫君只能娶她一人,爱她一人!

    君离当即指天发誓,后宫无妃,只娶一后。

    他还特别让傅青思作这个见证,如此,大齐不久的将来,便有国母了。

    看着君离跟多儿,傅青思知道,这个大齐已经注入了新鲜血液,他们也该退下去了。

    只是,她不确定君无烨会不会放弃自己的身份,卸下这份责任,她其实,不想留在皇城……

    距离君无烨离开皇城已经过去二十天,傅青思这几日闲来无事,不知不觉的,逛到了皇陵。

    也不能说不知不觉,她其实,一直想找君飒轩聊聊天。

    此刻站在皇陵一角,傅青思刚巧看到君飒轩从玉玲珑的衣冠冢方向走过来。

    或许没想到傅青思会在这里出现,君飒轩略有诧异。

    且说自君飒轩退位之后,便命人在皇陵替玉玲珑建了这座衣冠冢,再之后,他便一直守在这里,再没回过皇宫。

    “皇上其实不必如此。”傅青思觉得,君飒轩应该是想赎罪。

    “我已经不是皇上了,连王爷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守墓人。”君飒轩朝着衣冠冢对面的一座看起来并不怎么华丽的建筑走了过去,傅青思不语,默默跟在后面。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就像当初,玉玲珑心甘情愿为我去死一样。”见傅青思不开口,君飒轩怅然抿唇。

    “玉玲珑死的时候,并没想让皇上这般苦了自己。”看着君飒轩的背影,傅青思莫名有些心疼。

    “苦么,不觉得。”君飒轩打开房门,示意傅青思先进去。

    恭敬不如从命,且在傅青思踏进去的时候,赫然发现,里面的摆设似曾相识,竟然……竟然全都是云光殿的物件。

    “我这一生从来不觉得负了哪个女人,唯独玉玲珑,我负了她,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承诺,我从来没想过替她复国……”君飒轩走到桌边,倒了杯茶,“想想那个时候,我真的是特别无耻。”

    “在其位,你自有身不由已的地方。”傅青思宽慰道。

    “无烨还没回来吗?”君飒轩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尔问道。

    傅青思摇头,“青思此番来,是想跟皇……跟你道别,我要去找他。”

    君飒轩微愣,敛眸时眼底的落寞一闪而逝,“是啊,他那个混蛋,怎么舍得把你留在皇城这么长时间也没个消息!”

    傅青思又与君飒轩聊了几句,之后去了玉玲珑的衣冠冢,恭敬施礼后离开。

    看着傅青思离开的身影,君飒轩眼底的落寞越发深了几分,这一世,朕要做多少好事,才能修得与你下一世重逢……

    自从有了离开皇城的心思,傅青思这两天便勤着找诸葛少勤跟淳于鹤喝酒,也不避人,坊间对她的评价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傅青思觉得如果她不是凉王府的正妃,走在大街上保不齐都能有人跑出来揍她,为民除害。

    其实傅青思特别不能理解那些人是不是没事儿闲的长出绿毛,喝你家酒不给钱了?抱你家孩子跳井了!

    好在她脸皮够厚,就算民怨沸腾,也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一日,傅青思在紫竹阁里收拾东西,忽然接到一张喜帖,是百里婧的。

    于是傅青思划定路线,先从皇城出发去西墓墓王所在的南苍,之后从南苍折返回望君城。

    既然定了路线,傅青思便再也坐不住了,当晚便带着阿萝跟战凰,离开皇城。

    这件事她没告诉君无烨,她想给君无烨一个惊喜。

    一路上,傅青思反复拿出喜帖出来看,上面新郎的名字真真就是段平升,其实她觉得,如果这里印着月寒笙,或许能更顺眼一点儿。

    马车辗转前行,这一路边走边玩,傅青思终于在喜帖所写日期的前一天,到了南苍。

    鉴于自己是女方这边的亲戚,傅青思受到西墓墓王特别盛大的款待。

    当晚,她看到了即将成为新娘的百里婧。

    “你明明不喜欢段平升,为什么要嫁给他?”桌边,傅青思摆弄着盘子里的佳肴,不得不说,南苍的小吃还是挺诱人的。

    “谁说本小姐不喜欢段平升啊!我不知道有多爱她!”百里婧当即反驳。

    傅青思塞了口水晶虾饺,有油从她嘴里流出来。

    “注意素质!”百里婧瞪了傅青思一眼。

    “人家娶的是你,我注不注意素质有什么关系?”傅青思又夹了一口送进嘴里,“没请月寒笙吗?”

    “喜帖送到幽冥山庄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百里婧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你这一局赌的可够大的,如果他不来……”

    “如果他不来,我也死心了,平升也没什么不好,他对我,不比楚怀殇对你差。”百里婧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青思,你说月寒笙会来吗?”

    还是不甘心呵!

    傅青思摇头,“他那个人,我可看不透……不过,你为什么没给你师兄发喜帖?”

    “我还正想问你,他没跟你在一起吗?”百里婧反问。

    二人相视一眼,彼此沉默。

    且说百里婧没在房间里呆多久,便有丫鬟过来催她回去试喜服,傅青思也没打算留她,毕竟她是明天的主角。

    房门紧闭,傅青思正想唤战凰跟阿萝一起过来吃虾饺,不想一抹艳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眼前。

    一头墨发,一袭红衣,一张雌雄莫辨的容颜惊艳了岁月。

    傅青思定睛一看,心头一紧,刚想大吼出声,却被月寒笙拦住了。

    “嘘——别出声!本盟主还不想让她知道我来了!”

    见月寒笙五官狰狞到极点,傅青思悻悻耸肩,“不想让谁知道?”

    “百里婧。”下一秒,月寒笙耷拉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向傅青思,“傅青思你知道本盟主为什么会拒绝百里婧吗?”

    傅青思摇头,这种事儿你问谁呢!

    “因为本盟主心里,一直都有你。”一语闭,傅青思将将夹到嘴里的虾饺‘噗’的喷到月寒笙脸上,可怜了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

    “对不起……对不起啊!”傅青思登时抽出帕子起身欲给月寒笙擦干净。

    “本盟主自己来。”月寒笙抽过傅青思手里的帕子,“我没说谎,之前我对你的确有过不该有的心思,而且,本盟主为了你,不止一次拒绝百里婧。”

    傅青思想喝水,不过在听到这段话之后,还是觉得别喝了,“所以百里婧竟然没杀我,真是奇迹。”

    “你是不是不相信本盟主说的话啊!”月寒笙怒了。

    “我怎么信啊?我特么又不是人民币……咳,我又不是真金白银,怎么可能人见人爱!你想找借口也要找个好点儿的不行吗?”傅青思绝对不相信,月寒笙曾经喜欢过自己。

    月寒笙一脸幽怨的瞪向傅青思,“往事不提,本盟主现在只想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百里婧。”

    面对月寒笙的金句频出,傅青思终于败了,“你喜不喜欢她,自己不知道吗?”

    月寒笙摇头,一脸懵逼。

    “百里婧明天就要嫁人了,你这里,什么感觉?”傅青思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闷,有点儿喘不过气来。”月寒笙无比认真的点头。

    “你知道的,拜堂成亲之后就是洞房花烛夜,如果看到百里婧跟段平升在喜榻上滚床单,你觉得,你会怎么做?”傅青思再次引导。

    “或许会走吧……”月寒笙沉默一阵,“又或者会杀了段平升。”

    “这个答案还不够么。”傅青思十分欣慰的抬起头,看向月寒笙,“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懂了!”月寒笙突然站起身,破窗而出。

    且在月寒笙离开的下一秒,傅青思当即把阿萝唤进来收拾东西。

    对此,阿萝十分不解,这是要走的节奏吗?

    傅青思点头,试问,如果月寒笙今晚把百里婧劫走,那么做为百里婧请来的客人,段平升会不会把她拉出去喂狗?

    于是乎,傅青思偷偷带着阿萝跟战凰,当晚了开了南苍。

    天亮的时候,她们已经离开南苍好一段距离了。

    后来傅青思特别让战凰打听了一下南苍的消息,消息说月寒笙没有在那天晚上带走百里婧,而是在第二日冲进喜堂,当着段平升的面把新娘子给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