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无敌...哪去了?”

    千剑宗掌教声音带着颤音,开口低喝道。

    姜海和孙周隔空对望,纷纷缩了缩脖子,而天痕宗掌教则是蓦然间叹息道,“于兄,请节哀...”

    节哀?

    千剑宗掌教的脸色陡然变得潮红起来,逆血上涌,眼神喷发着火光---老子不要节哀,无敌天赋那么强,天痕宗和青云山这两个撒币都没事,我家无敌怎么可能有事?

    也就在此时,随着许牧和上官如龙出现,并且走向况天笑,青云山掌教冷笑道,“况老弟,你可以呀,上官如龙只是你扔出来的障眼法吧?这小子才是你的厚望所在,对不对?”

    况天笑,“???”

    以他高于一百四的智商,况天笑觉得青云山掌教说的是许牧。

    但是...

    这小子是个屁的厚望所在!

    如龙才是老子的心头肉啊!

    他在我心中,都是内定的少宗了好么?

    眼看许牧和上官如龙已经走到了皓月宗队伍里。

    天痕宗掌教这才冷漠的说道,“于兄,贵宗剑无敌,就是死在这小子手中...此子天赋极高,甚至能登上大罗剑山,更是得到了【大罗通天剑诀】...”

    千剑宗掌教身躯狂震,其他千剑宗长老也是惊撼连连。

    无敌真的死了。

    大罗通天剑诀竟然也出现了。

    脑海仿佛划过一道电芒,千剑宗掌教蓦然间气势一涌,宛若将要爆发的火山,双眸如寒冰盯了许牧一眼,这才对着况天笑冷声道,“况天笑,你们皓月宗,好得很啊,无敌竟然都死在你们手中,这次...若你不给老夫一个满意的交代,老夫必让尔等血溅五步...”

    况天笑有些懵逼。

    其他皓月宗长老都有些傻眼。

    转头,看着面色如常的许牧,况天笑咽了口唾沫,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头掀起了滔天骇浪。

    大罗剑冢开启数次,大罗剑山多强多危险?十死无生啊!

    这小子到底是踏马什么鬼?之前迷惑了老夫不说,现在竟然连大罗通天剑诀都得到手了。

    “交出大罗通天剑诀...”千剑宗掌教再次开口,并且透着无尽的决然和一丝疯狂,“否则的话,我千剑宗将与皓月宗全面开战!”

    陡然。

    天痕宗掌教和青云山掌教对视一眼,纷纷严肃的开口。

    “天痕宗,愿助千剑宗一臂之力!”

    “青云山,愿助千剑宗一臂之力!”

    三尊大宗掌教开口,惊的况天笑头皮发麻,都要炸裂了,悚然一惊,况天笑以他自认高于一百四的智商很快做出了选择。

    皓月宗能怼得起千剑宗么?

    不能!

    皓月宗能怼得起千剑宗+天痕宗+青云山么?

    那自然是万万不能。

    既然如此...

    “可以...”

    况天笑开口,随后便转头看向许牧,眼神复杂的低声说道,“把【大罗通天剑诀】,给我。”

    他本以为,许牧应该能懂,大祸临头,区区剑诀算得了什么?

    但是...

    许牧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况天笑和诸多长老都是脸色大变,千剑宗掌教则是露出了一抹狞笑,阴声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难怪有胆子杀无敌,原来是疯子。”

    “疯你妹啊!”

    许牧突然间带着冷笑,怼了千剑宗掌教一句,紧接着,许牧很是随意的说道,“一群白痴,我家掌教逗你们玩呢,你们还真当真了?掌教,请不要演了,您已全无敌,顾忌他们作甚?”

    况天笑,“???”

    我擦,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我全无敌?我无敌个鬼啊,放在青阳大界,我况天笑只是一个爬虫罢了。

    “哎哎哎,就是这无辜的表情,这懵逼的小眼神,掌教啊掌教,您演技真的可以啊,足以封神,要我说,若青阳大界举办一个奥斯卡,你绝壁能拿小金人,啧啧...不过事到如今,您就别演了,这些人,你一拳就能打杀,何必跟他们装呢?”

    许牧对着况天笑竖起大拇指,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而就在其他人感觉许牧已然疯了的时候。

    【你弱智啦】光环重新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