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江大河正在皓月宗真传弟子刘展的洞府之中。

    作为刘展的忠实小弟,江大河可谓是当舔狗舔到了极致。

    刘展站着他绝不敢坐着。

    刘展坐着他绝壁会侍候着。

    茶杯里的水不满他会续上。

    就连刘展养的小金鱼他都拿丹药当亲爹一样哄着。

    刘展对江大河也十分满意,经常会赏赐,他都被江大河舔的快生活不能自理了。

    “师兄,您喝茶。”

    江大河恭敬的递过一个茶杯,多才多艺的江大河茶道可是不凡呢。

    “嗯...”

    刘展随意的应了一声,而后突然说道,“待会古凡真传将会来我这里,让你来,也是想让你侍候着,我与古凡真传以后将会结盟,你自己注意点。”

    刘展大喜无比,“古凡真传竟然跟师兄结盟了?他可是仅次于上官如龙、金烈火的真传弟子啊!”

    刘展得意的一笑,又有些神色阴沉的说道,“其实我也是没想到,不过,依我看,古凡跟我结盟,怕也是被那个少宗许牧给刺激的,如今没有了少宗的争夺,以后在皓月宗,如我这样的真传,也是需要考虑一下未来啊。”

    少宗定下,他们还有啥可追求的?最乐观的,只能是当一个权重高的长老罢了。

    这种情况下,单打独斗就不行了,还是得结盟啊。

    古凡身为第三真传,比刘展要高得多,刘展自然会感到荣幸。

    江大河吧唧了一下嘴巴,而后撇撇嘴,说道,“师兄,那个武奴许牧实在是太放肆了,坑死了于长老不说,他现在竟然还住在武奴谷,而那些武奴更可气,你不知道,我在路上的时候...”

    话说到这里。

    陡然间,一道笑声从外面传来,“刘师弟...”

    刘展立刻起身,顾不得江大河的八卦了,出门相应,很快就和古凡一起回到了洞府之中。

    “大河,倒茶!”

    刘展开口,对着古凡一礼,“古师兄请坐,尝尝我收集而来的这道灵茶。”

    “甚好。”

    古凡长的雄壮,毛发极为旺盛,胡子都耷拉的老长,大笑一声,坐了下来。

    江大河恭恭敬敬的倒茶,送到古凡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古凡真传请喝茶,我叫江大河。”

    “核心弟子江大河,刘师弟身边的红人,这个我还是听说过的。”

    古凡嘿嘿一笑,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眼神微亮,赞叹道,“好茶。”

    “师兄喜欢就好。”刘展顿时笑了起来。

    古凡又喝了几口,然后才放下茶杯,接着叹息一声,说道,“来的路上,师兄倒是听说了一件事,啧啧...咱们的少宗许牧,是真的猖狂啊,之前打压外门和内门也就罢了,据说他已经踏入神通秘境,现在正在找核心弟子的麻烦...”

    刘展闻言,撇撇嘴,说道,“区区武奴,估计早已隐忍多年,这才修炼到淬体巅峰,成为少宗,领了宗门福利,突破神通秘境,很正常。”

    “不过...”

    “这小子是不是傻?”

    “他现在什么情况,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要知道,他的少宗身份,可是来路不正啊,掌教那个大...咳咳,掌教虽然犯了糊涂,但是诸多长老,谁认他这个少宗?”

    “这小子如果明智,现在应该做的,是韬光养晦,而不是四处找麻烦。”

    刘展似乎憋了很多的吐槽,一句句话说出,江大河听的是连连点头,仿佛有很多明悟似的。

    古凡也是啧啧摇头,然后点点头说道,“谁说不是呢,还是师弟看的透彻,听说那些被杀的核心弟子,是找了武奴的麻烦,以至于惹来杀身之祸。”

    刘展冷笑,“猖狂。”

    陡然。

    刘展注意到,江大河端着的茶壶赫然有些哆嗦的响了起来,不禁疑惑的看了过去,目色一沉,低喝道,“怎么了?你哆嗦什么?”

    江大河脸色煞白,而后颤声道,“师兄...其实来的路上,我...我也打了一个武奴,那少宗许牧...肯定也会找我麻烦吧?”

    “嗯?”

    刘展和古凡都是愣住了。

    随后,古凡便笑了起来,而刘展,则是恨铁不成钢的微微一拍桌子,喝道,“蠢货,你怕什么?瞅瞅你这点出息!那少宗许牧,给他一百个熊干豹子胆,也绝不敢来我这里找麻烦,区区神通秘境,我随手就可打杀了他,连掌教那里,都说不出我的不是来。”